Firenze Turing

人生不值得活的

做一个非常可怕的梦,醒来之后腹主动脉的搏动感十分强烈。
和三个同学一起追踪一个任职学校某高位的中年男性犯罪嫌疑人,同行的是一对情侣和另一个男同学,我们在听闻地方政府在发现犯罪嫌疑人的恶劣勾当,却不敢下令捉捕并寻找他的犯罪证据后,四人同行来到那条无人街上。
我们站在唯一开放的门前,鼻前是一股股萦绕着我们的恶臭,好像混杂着血腥味又夹带浓稠的粪便味,以及潮湿的虫噬感,这样的环境仿佛密封中的阒静,透出只要我们试图再追踪寻找下去便会落得和死去的人同样下场的暗黑意味,四个人的沉默仿佛我们在追逐死亡,我的畏惧与势必找出罪证的正义感把我往前推了一步,后来那对情侣也随后迈开脚步,走在最后的是另一个男同学。开始的巷道是由长长地细矮阶梯组成的,愈往内走愈是黑暗,而我知道黑暗会让人萌生勇气,在情侣二人阔步向前时,我依然小心翼翼地靠墙细步前行。
就在这时,猛然惊现一声尖叫,出事了。我的心脏扑通扑通地奋力跃起,好像死亡就在眼前。他们在离真相不远处,被突然变陡的坡,以及脚下的湿滑血液,脚步不受控制地被牵引着滑向暗黑的终点,接着是扑扑两声,东西被快速淹没的声音,后来我站在最后一节干燥的阶梯上望下去,只看见那女孩在巨大的圆形粪坑中,唯一尚未被吞噬的脸上,瞪大的双眼盯着我,而我仅仅是举起手机拍下这一幕作为罪证的一部分,我所谓的正义让他们俩葬送黄泉。

评论

© Firenze Tur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