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renze Turing

人生不值得活的

日记

午睡之后做一个梦,醒来双手摆在头部,心有余悸未灭尽。
我在梦里或许是一个出生于世界之外国度的孩子,在那帮一举摧毁了我一系庞大家族的恶徒未到来之前,一直都快乐的活着,甚至未曾蒙昧地知晓过善恶。直到某天,那些站在善的背立面的人类兵临城下,即将发射武器之时,我被迫选择了一个人的逃亡,自与世界相隔的边缘跳下后,我见到脚下是一堆裂痕斑斑的大片玻璃,似乎在我的国度是不曾见过这类把人与人或人与环境相分割的物事。眼前是更多的危机人物,还好他们手无寸铁,让我得以逃脱向白云层飞去,一路踩着云朵向天空之城借道,下边是一朵一朵绽开而遥远的山野,突然场景变换,不知怎么就进了类似迷宫的狭窄小道,那地方被黑暗充斥,没有一点光亮,而我突然意识到背后应该仍有人在追我,这时现实中的我好像在叮嘱梦里的我,只要向前跑,总会见到光的,于是梦里我的确又开始逃亡,在窄缝里不停地跑,在每一个弯处的尽头果然看见了微毫的光亮,而当我拐入另一弯道时,又完全掉进黑暗里了,带着一颗定要存活下来的心在些微亮光与完全黑暗里如此往复地快速奔跑,似乎在最终看见光后打开了一扇门,停在了现实中我的家里。

醒来后,思考不得。为何我会选择向我所未知的地域逃去?为何逃亡路上只我一人?为何只有我一人成功逃脱?这样说或许也不对,因我也不知自己是否成功逃离死亡,我躲在寂静无声的家中一隅时仍频频感觉有人盯着我。

一生孤旅,不过是梦里依仍,好在梦是总归会醒。

评论

© Firenze Turing | Powered by LOFTER